相关栏目

全国客服电话400-0536-059

文化沂山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沂山风情 > 文化沂山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父亲的一生没有华丽的辞章做点缀,只是和沂山槐一样,在人生的四季里,不择地界,不嫌贫瘠,自由自在地生长。在四季的飘逸里,做着为人父,为人夫的责任,承担着生活赐予它的风风雨雨。
       父亲生病的那年春天,经过冰雪滋润的麦苗在田野里一片翠绿。父亲时常到地里,母亲便把家里的劳动工具都藏了起来,父亲的病情已不允许他做过多的体力劳动。有病乱投医,但父亲去过好多医院身体却不见起色。一天,父亲兴冲冲地回来对娘说:沂山有个好医生,治好了很多患有疑难杂症的病人。娘说:那咱就去。父亲说:路很远,人多了去不方便。娘不同意,父亲却执意不肯,见父亲如此,娘便去了三大爷家。三大爷对父亲说:你身体不好,一人去家人不放心,我陪你去。父亲说:我又不是一个小孩,早去早回就是。见父亲难以说服,三大爷便说:有事打村委的电话。
          第二天,父亲并没有立即动身。他先去村里的小店买了五毛钱一袋的洗发膏,然后去灶房烧水。父亲把预先洗好的工作服拿了出来,里里外外换了个干净。父亲站在镜子面前梳头发,时不时地拽拽衣服上起的褶儿。娘说:你这是去看病又不是去走亲戚。父亲只是笑而不答。这时,我看见父亲的脸上隐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秘密。父亲接过从娘手里递过来的钱,一脸的喜悦,把三十元钱整整齐齐的叠好后放在衣兜里。娘过来给父亲整了整衣裳后说:早去早回。
        天色开始变黑,父亲还没有回来,娘对我说:明天你还上学,快点睡觉。在去学校的路上我看见娘的背影,娘默默地注视着沂山的方向,目光焦虑,眼圈微黑。娘在这儿整整等了一个晚上。
父亲回来时已是第二天下午两点钟。推开门后,父亲满脸的喜悦。娘见父亲两手空空,紧张地问:药呢?父亲说:我买了门票了。娘不再问便坐在凳子上流起泪来。看见母亲这样,父亲像是做错了事,快拿手巾给娘。娘擦了擦泪,说:我和你再去吧?父亲摇了摇头,面露刚毅。

        从沂山回来后,父亲拒绝了所有亲人陪他再去看病的要求。父亲对我说:看沂山日出,白云在眼前飘洒,触手可及,红日奔涌而出的一刹那,八百里沂蒙都蒙上了华彩,群山在霞光中波涛汹涌。看见父亲那高兴的样子,我又羡慕又生气。父亲对我说:等我病好了,我和你一块儿去看日出。

        麦子熟了,金黄的麦浪在田野里汩汩流淌,那天早晨起床我却没有看见父亲,娘对我说:从沂山回来后,你父亲每天早上去咱家的责任田看日出。我直奔而去,父亲穿着登沂山的衣裳站在麦田边,眺望着沂山方向。双手背在后面,双眼微闭,才四十八岁的父亲,此时看上去如朝阳里的一弯残月。父亲抚摸着沉甸甸的麦穗,脸上流露出爱怜之情。父亲说:麦穗在经过梳理与成长后,每次的拔节都在提高,正如同沂山的日出,破霞而出的一刹那是厚积薄发,人一生中有许多的事不可能圆满,总留有遗憾,但生命的坚强却如同沂山的日出一样:生生不息,薪火相传。我流着泪点了点头。
         病魔在父亲的肌体里肆虐,父亲每时每刻都和病魔搏战,疼得时候就用书支着肚子趴在床上。躺在床上,父亲疼得汗水把薄衣湿透,稍微缓和了,父亲对我说:我不能带你去沂山看日出了,你自己的梦只有靠你自己去圆。
        父亲去世后,娘对我说:那次去沂山,三十元花的只剩下三块,十七元钱买了车票和门票,十元钱捐给了寺庙,下山时滚到沟里,后被两个护林员发现后救了上来,他俩一直护送你父亲上了车,并给你父亲买了回返车票。

       十六年后,我来到沂山林场,走在蜿蜒的小道上,望着一片片山水,心中总涌起阵阵伤感。站在玉皇顶,我很难想象孤身一人的父亲在这儿怎样度过了那个不眠的夜晚。在日出的一刹那,父亲是否泪流满面?在法云寺,父亲是否在众神像面前流连忘返,祈求国泰民安,子女前程似锦,成为国家的栋梁?抚摸着法云寺的千年古松,我泪流满面。她像一架摄像机,记录着父亲的曾经足迹,那是我找寻的牵念。
父亲去世已经十六年了,留给我情感世界里流淌的沂山情,至今仍在我的心海荡漾。(作者:王洪成)